言言

未名

腦洞來了充一發,後續要看下次何時做夢(X
絕對是坑

衛名平常是很怕熱的,大雪天也都只穿了薄裡衣搭件長風衣便出門,但最近新專輯發片在即,壓力日漸擊垮了他的身體,週一早上十點半剛下了飛機,原本單薄的衣物外多添了件厚氅或毛呢大衣,脖子上還裹上了羊毛圍巾

「哥,你說今年冬天怎麼這麼長呢?不是都立春了麼?」,衛名耐不住寒的頻用手搓口袋裡粉絲送的暖暖包,抖著音向在風口幫忙遮點風的祁業問著,「再忍忍,胖哥就快到了,咱們晚上跟弟弟們去吃頓火鍋暖暖身子吧,也犒賞一下這幾天演唱會辛苦的自己。」

「好阿,哥要請客吃鍋啦!胖哥今天怎麼這麼慢!」衛名興奮的歡呼一聲,邊東張西望著邊加快了腳步,很快他們就看到匆匆跑來的胖哥

「哎哎哎來了來了,路上太堵了,走吧快上車,趕緊的,趁著粉絲還沒追上來。」衛名和祁業聞訊也加緊腳步上了保母車,胖哥招呼了他們上車後自己也進了駕駛座,就見後頭有幾個眼熟的接機粉絲從機場門口奔出來尖叫

「人呢!」「在那!車在那」「唉唷來的可真巧,走囉!」「嗯!」衛名回了胖哥揶揄的話,祁業搖下了半個車窗露了自己的臉朝粉絲們揮了揮手

「啊啊啊啊祁業!!!」此起彼落的尖叫聲隨著車子離去愈來愈小聲,祁業關上了車窗,左手攬過剛上車就開始被暖氣睏的直點頭的衛名,

「睡會兒」「晚上吃火鍋~」「待會到公司了再叫你」「嗯~」衛名蹭了蹭右邊舒服暖和的肩膀安心的睡了

「這孩子剛剛沒睡飽啊?」

「飛機上空調太冷環境太吵,他睡不好」

「喔,這孩子真難伺候」

「胖哥我們要約盛曜他們晚上吃火鍋呢,你晚上可得負責載我們」

「哎你小子的,都不先問問胖哥我有沒有空啊?」

「你除了在公司和家裡還有誰會約你啊,不去拉倒」

「哎哎我去我去,臭小子,晚上勸著大家別喝太多啊,喝高了我可無法把你們扛回家」

「嗯~胖哥好吵」祁業和胖哥聊得正歡,衛名突然動了動嘟囔了一句

「我們不吵了,睡你的」祁業用攬著衛名的手安撫了他一會,胖哥才又小聲的說「你家衛名太偏心啦,只說我吵」

「你嗓門本來就比我大得多」祁業也降低了聲音回著

之後車上便安靜了下來,因著是連假最後一天,路上行車川流不息,堵著約莫一個半小時了才抵達SY—向陽經紀公司,一手捧紅了現下最火的男子團體BOW,由祁業、衛名、盛曜、穆興、游拓五個人所組成,人氣從出道前就已經非常火熱,出道至今已有十年卻屹立不搖,主因是外型與實力兼顧的他們,個性也十分親和,但與粉絲相處上恪守原則,不會與他們進行過於近距離的接觸,雖然偶爾有幾個激進的粉絲,幾次經紀人妥善處理後,粉絲團也逐漸穩定成熟,便幾乎沒有發生過衝突了。

經紀公司外總有著一些蹲點想遇見偶像的粉絲,所以當祁業他們的車一出現粉絲便尖叫著蜂擁而上,胖哥開了駕駛座右邊的窗讓粉絲扔禮物進來,這是BOW與粉絲約定過的,給了粉絲方便,也明文禁止粉絲送易碎物或危險物品,故大多都是食物、信件或玩偶,團員們感激著這些粉絲,但也希望他們不要太過於沉迷在偶像世界裡,苦口婆心勸過幾次沒啥用也只好放棄,任由他們蹲著,車子在外頭接受禮物一會後便開進公司裡了,祁業搖下車窗讓粉絲過過乾癮

「啊啊啊!哥哥,車裡還有人嗎?」

「哥哥,你們專輯什麼時候出啊」

見祁業搖下了車窗,粉絲們便紛紛湊上前想和偶像說說話,但祁業只是揮了揮手就讓胖哥開進公司了

「衛名,到公司了」祁業晃了晃身邊的衛名

「嗯,再睡會兒」

「進公司再睡,先醒醒」衛名只好揉了揉眼睛直起身打了個哈欠,祁業見衛名醒了便拉上了圍巾重新將衛名裹緊才下了車,SY公司裡有間BOW專屬的錄音製作室,平時團員若忙於工作常會睡在公司,於是錄音室裡便放了兩張雙人沙發床,衛名是最常睡在公司的團員,因為包辦所有詞曲寫作和製作,這幾年下來錄音室都成了衛名的第二個家,上週除了巡迴演唱會出國以外,趕著製作專輯的衛名都睡在這,所以錄音室裡除了設備其他多是衛名的個人物品,而因為工作需要大量的時間專注,如果胖哥或團員沒準備食物,以往衛名總是隨便吃點零食填胃,桌上櫃子裡總是塞了滿滿的零食,大多也是粉絲的愛心,但自從衛名在前年得了胃病和營養不良,祁業就負責起衛名的三餐,盡量改正衛名忙起來就忘記或亂吃東西的壞毛病,畢竟前年衛名錄音錄到吐血暈倒的畫面還是讓祁業難以忘懷。

進了公司,衛名步履闌珊地要走向頂樓錄音室,祁業拉住他

「先吃點東西填了胃再去睡,你現在睡太多晚上又會睡不著」

「可是我好睏嘛,都累了四天了先讓我先睡會」衛名徒勞無功的扯著自己的手抱怨著

「那你先去錄音室,我拿東西去給你吃」

「嗯」

「胖哥你先忙,晚上再來接我們吧」

「哎」剛過下午一點,SY地下食堂還開著,因過了飯點食堂裡只剩零零散散的幾個人,祁業信步向著阿姨領了些鹹點和飲料,便兀自往電梯方向走去

「祁業!」身後傳來了熟悉的女聲叫喊,祁業轉頭看了看

「恭喜你們演唱會圓滿結束啊!」

「謝謝凜姐」

「小名呢?這難不成是給他吃的?」

「他先去錄音室,我拿點東西去給他吃」

「那你先去吧,改天約吃飯啊!」

「好」

『叮』電梯剛好到了,凜姐是發掘BOW的星探,也是他們第一任經紀人,一手打造出BOW輝煌的開端,可以說是沒有方凜就沒有現在的BOW。

電梯很快就到了七樓,這層只有總裁辦公室和他們的錄音室,畢竟這幢SY大樓建造的經費絕大多數都是從BOW身上賺來的,祁業走進錄音室關了門將食物放在桌上,衛名已經半躺在沙發床上了,也沒有把沙發床的椅背放平,外套圍巾也沒脫,祁業嘆了口氣,按開了暖氣便搖醒衛名

「衛名,醒來吃點東西」

「嗯~睡覺」

不見衛名睜眼醒來,兩隻手卻搭上了祁業的脖頸,祁業只好順勢攬上他的腰拉他起來

「別睡啦,先吃點,否則待會又要睡到胃疼」

衛名不甘願的睜開眼,蹭了蹭祁業認命的坐起身吃點心,

「那你吃什麼啊」

「我不是拿了兩份嗎」

「喔,坐下來一起吃」

衛名像倉鼠滿嘴塞著酥餅拍著旁邊的空位對著祁業含糊地說著,祁業確定了室溫暖和後,先扒下了衛名的圍巾和外套,才下來喝了口紙盒裝的牛奶,就見到衛名嚼著嚼著又開始發睏,無奈地笑了笑

「衛名,喝點水漱漱口再睡」

祁業轉開了桌上的瓶裝水插上吸管遞到衛名嘴錢,衛名照著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祁業這才好不容易讓衛名躺下睡去,還得起身拿張毯子給他蓋上,衛名的睡姿就像蝦子一樣蜷著,眉頭微微的皺著,祁業伸出手將衛名的眉頭撫開,將牛奶和剩的點心吃完收拾好,聯絡了團員們約在平常一起吃的火鍋店便開始工作,唱歌唱了這麼多年,雖然團員們創作能力還是比不上衛名,但起碼大家都能夠幫衛名分擔一點混音製作上的工作,衛名自從前年大病一場後身體承受不了太過勞累和總是熬夜,見團員幫忙分擔工作也樂得輕鬆點,不過不知道是不放心還怎麼的,若是祁業單獨在錄音室時,衛名總喜歡找藉口到錄音室圍觀或睡覺,衛名自己是說要順便監視大哥有沒有認真工作,祁業知道衛名愈來愈依賴他,也很喜歡這種感覺,他們十多年來相處,沒有明說或暗示,只是自然而然的互相吸引和互相依賴,默默地希望可以走的長久一點。